2004年8月31日 星期二

台灣年輕人國際觀差



今天到Cyberjos那邊看文章時,發現一篇文章,也順便在他那邊鬧了個笑話,所以我很想知道自己的國際觀真的有這麼差嘛??

不要以為年輕人真的不會去關心國際事物好嗎?我在Cyberjos那邊鬧了個笑話,對,我的巴西人文是不及格的,但是我看新聞中提到的其他問題,我問心無愧的說,那些問題我到是真的知道,隨便問問身邊的同學,也沒有幾個人答錯,那就奇怪了,為什麼測試出來的分數如此低落,老實說已統計的觀點來看,我不禁要懷疑取樣的問題,也許我取樣同樣不好,因為我僅問了我周圍的同學,但是我身處的是問卷調查中分數最低的理工學院,那代表什麼,老實說我也不能肯定。

所以我不禁要問的是,
第一:問題內容,從頭到尾我只看到結果,我用google查詢,到9999泛亞人力銀行,都無法取得這一份問卷,我已經mail給黃教授,希望可以取得這一份問卷。
第二:取樣標準,老實說我週遭的人完全沒有人取得這一份問卷,那試問,它的取樣標準到底質不值得相信?
八月十四日至廿五日針對今年求職 的社會新鮮人進行調查,調查方式是針對該人力銀行資料庫內十二萬名求職社會新鮮人隨機抽樣一萬名,發出問卷至他們的電子郵件信箱,有效回收三千八百廿五份。

這是我到網路上查詢到的結果,也就是說,問卷的調查對象是基於該人力銀行資料庫,我要質疑的其實在這邊,一萬份問卷,是由12萬人中隨機取出,這是第一分誤差,第二分誤差則是在於有效回收率僅有38.25%,這樣的回收率老實說我不知道在統計中夠不夠,但是我想既然回收率僅有38.25%那也就是說這份調查的可信程度有待考慮。

ok,對於這份問卷的質疑到此為止,我到是想在討論看看其他方面,我喜歡看所謂的歷史故事,從小我最喜歡的科目是歷史,但長大之後知道歷史不只是故事,更多的歷史不只是故事更是神話,一個美化朝代的神話。那一位新聞中提到的外交學者李宛儒說,國際觀不是看書來的,最好的方式是去投入國際,這一點我同意,但我到是很想請問她,這一點是不是任何人都辦的到?可以做到這樣的人我相信全國不會超過20%,難道就這些人有國際觀,這根本是一種奇怪的理論,國際觀的培養是盡量接觸國際事物,但也包括國際消息,很遺憾的,如同前幾天,新加坡新任總理李顯龍說的,台灣媒體過於注目於國內政治情勢,導致對於國際事物國際消息的報導相對減少,媒體在台灣已經到了一種氾濫的程度,每一個記者都稱呼自己為資深媒體人,但是我觀察這些資深的媒體人充其量只能說是資深的藝人。

國際觀,我很同意那位外交學者說的,國際觀是一種對他人的尊重,從台灣看國際絕對不是一件壞事,重點是在於你可不可以看的到國際,我不能在這幾家浮濫的電視媒體上看到我想知道的國外消息,那CNN就在網路上等我隨時查閱,只是有多少人願意到國外去看新聞呢?真正該做的是什麼?該檢討的是什麼?也就是說該檢討的絕對不只是這些國際觀考試不及格的人,更是你們這些莫名其妙的媒體,一天到晚發表危言聳聽的言論,追逐著腥煽色,在媒體充斥的環境下,這些腐敗的媒體才是最大的亂源。

2 則留言:

Charon 提到...

其實,關於這種東西我倒是不太意外。統計上的東西,其實最大的問題在取樣的技術好不好。到底問的是哪些「年輕人」?都市的年輕人呢?還是鄕下的年輕人?北部的年輕人呢?還是中南部的年輕人?報導上都嘛會說什麼問了多少人,什麼取樣誤差在多少多少,其實看看就好,倒不必太在意那些東西。

另一個我比較有興趣的是,為什麼會有一堆人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東西,很正常吧,如果是年輕人的話,記得應該不再是過去那種死背活背要背下一堆東西的世代了吧。而且理工科系的,除非是不務正業的,喔,我所謂的不務正業,指的是在課內的東西之外,還會找些其他有的沒有東西來看的那些人,不知道世界地理是很正常的事吧...

題外話,Niise 你的舊布洛格沒辦法成功轉址到你這個新的布洛格來說~~~

Charon 提到...

呵~~~我倒是很同意你後半部的說法。事實上,能出國去,尤其是可以出去到很多國家去走走看看的人,真的是不多,說穿了,大多就是那些達官顯貴的人,有錢的人。一般人,自然只能從書上去學得很多看不到摸不到的各地風土民情。

寫到這兒不禁又想到...真是好個「何不食肉糜」的外交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