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8日 星期三

昨天的大雨

好久沒有在實驗室叫外送的便當了,因為人總是待在實驗室,到了用餐時間我總是想出去走走,昨天傍晚的一場大雨,實驗室的學長同學們一致決定-叫外送。等到雨都快停了便當才來,我心裡想,如果知道雨會停那我出去吃就好啦,沒想到嘩啦啦...雨又下了起來,該慶幸吧!

剛剛看了一下kimo的新聞發現,今明兩天依舊有豪雨特報,下一條新聞則是五峰地區舊山崩復活,仍會在崩...921今年即將滿五年,五年的時間不長不短,但已經夠我忘記台灣是什麼時候成為一個這樣不安全的地方,是在921之前,還是之後?台灣921之後天災與人禍的蔓延,讓人慌張...

天災幾乎不可避免,但人是可以可能離開天災容易發生的地方的,把土石流當成天災,老實說我不能接受,其實921大震之後,明知他下雨就會發生,那仍舊堅持住在危險區域,這到底是自找麻煩,還是給別人找麻煩?

國家必須保障人民的居住安全,要求遷村看來是唯一的辦法,拋棄家園?無法生活?這可能是最令人擔憂害怕的原因,問我要怎麼辦?不知道,我只能這樣回答你,但是究竟是生命還是家園重要?對於家園每個人都有特殊的情感哪能說拋就拋,但沒有了生命,如何來緬懷這份情感,我人不在當地,其實我無法了解當事人的想法,我這種在第三者的立場說的話,聽來一定是風涼話,但我還是不知道,難道這就僅僅是風涼話而已...我真的不知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