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1日 星期三

昨天晚上有點失眠

睡覺前把之前還未看完的一部漫畫看完了,草莓100%,這是一部高中生愛情喜劇,有不少養眼鏡頭,是一部常見的題材,例如I's等,不過這部我比較喜歡,因為男主角不再是一無四處,而是積極的追著自己的一份夢想,男主角為了拍出他想像中的電影,而畢業後考不上第一志願(有電影拍攝系所),這時大學對他而言不過是一個曾經存在的幻想,男主角靠著打零工,出國培養世界觀,當然這是一部漫畫,一切可以這麼完美,但是能擁有這樣的勇氣,很令我佩服,我不禁問了我自己將近一個小時,如果是我,我做不做得到?因此有些失眠。

突然想到,日本的教育制度對於要上大學的人雖然很嚴苛,對於要上大學的人而言,要拼了命的努力,但是對於唸書沒有興趣的人,還是可以選擇一年期短期大學,二年二女子大學之類,這些提供了完整的技職體系,我想這就是一個正常的社會觀,因為這個社會不是每個人都是學者。而且最重要的,其實是社會的共識,日本人可以對工匠稱呼為"達人",也就是專家,台灣卻視這些人為工人,稱之為黑手。我想這是不合理的,社會絕對是分工合作,他們也許收入微薄些,但是確是重要的一環。日本對於這些人的尊重,真的是我們所該學習。

小學課本常常在說,每個人都是一個螺絲釘,少了就不行運轉了,但是長輩卻永遠告訴你,好好念書,沒有比唸書更重要的。

矛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