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有深度」的對話?

對於一篇文章的想法,對政治冷感的不要看..ˋˊ


本土不笨,只是疼惜
【東森新聞報 阿耀】

有一天在路旁麵攤吃麵,聽到這樣「有深度」的對話。

阿公甲:「X你娘!國民黨(新聞)只會欺負阮本土!阿扁上任到現在,沒有一天不找阿扁的麻煩!這些假台灣人!返大陸去給他們“PLP”啦!」
阿公乙:「現在民不聊生做大水,還在搞罷免,搞奪權,他女婿貪污關阿扁啥咪代誌?國民黨無步了啦!所以現在用牽拖的方式要把阿扁拖下台啦!」
阿公丙:「阿扁是咱的台灣之子,找阿扁麻煩就是找台灣的麻煩啦!馬英狗帶一群狗在那邊吠!他才會死的很難看吧!」
討論聲此起彼落,這時麵攤老闆手裡瀝著麵、嘴巴刁支菸說話了。

麵攤老闆:「阿扁就好像我們的親人同款,對某?」
眾阿公:「對啦!!」
麵攤老闆:「阿扁就好像我們的自己的兒子一樣,對某?」
眾阿公:「對啦!!!」麵攤老闆:「阿扁甲阮同款是重情重義的台灣人,對某?」
眾阿公:「對啦!!!!」
麵攤老闆:「好,今日他兒子(用手比甲阿公)去你(用手比乙阿公)田裡偷一顆西瓜,你會怎麼作?」
阿公乙:「去把他討返來啊!」
麵攤老闆:「那你會原諒他兒子嗎?」
阿公乙:「會啊!賣擱偷就好啦!」
這時麵攤老闆再問阿公甲:「那你會原諒你兒子嗎?」
阿公甲:「給他教訓一下,再給他一次機會啊!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啊!」
麵攤老闆繼續說著:「好,假設今日他兒子(用手比甲阿公)又去你(用手比乙阿公)田裡偷一整田西瓜,路人看到跟你說他(甲阿公)兒子偷你西瓜,也有證據,但是他死不承認是他偷的,你會怎麼作?」
阿公乙:「去找他(阿公甲)理論啊!!」
麵攤老闆:「又不是他(阿公甲)偷的,找他幹麻?」
阿公乙:「那是他兒子啊!他就要負責啊!」
麵攤老闆:「但是如果他(阿公甲)認為那是他兒子做的,不關他的事啊!」
阿公乙:「哪有這種道理!兒子沒管好還不負責!什麼都不知道??一定是串通!!」
麵攤老闆:「好,那你(阿公甲)會怎麼作?」
阿公甲:「我會帶一家老小去他家還西瓜道歉!」
麵攤老闆:「又不是你偷的?你幹麻道歉?」
阿公甲:「沒法度啊!自己的小孩做錯事,作老爸的甘免負責給人家交代?」
麵攤老闆:「你看,阮大家就有這觀念,是按怎阿扁沒有這些觀念?」
眾阿公:「………」
麵攤老闆:「唉~就是我們這些作老爸的太寵他、太挺他了,讓他認為反正做錯事有我們挺他,讓他已經作老爸了,卻沒老爸的觀念,他才會犯這種錯誤!自己沒好好教訓他,所以才輪到外人幫我們教訓!」
麵攤老闆講完之後,我享受了半小時的安靜,結帳走了。

但我的心中,卻一直重複著這麵攤老闆的話。

本土不笨,只是疼惜……。

(●作者阿耀,花蓮市人,金融服務業。


看完這篇文章,我不禁想要繼續把這個故事說完

阿公丙:「看你講尬真歡喜,但是阮社會有一款叫做警察,不知道你甘記勒?」
眾阿公:「丟喔!」
阿公丙:「偷東西,是犯法耶,去報警抓人,管你是啥人」
阿公丙:「你兒子殺人你丟愛隊勒死?兒子沒管好,你丟愛檢討,但是兒子做啥密,你甘有法度管伊一世人?」
眾阿公:「丟拉,阿扁仔是管不好,但是這不是攏總愛伊負責」
麵攤老闆:「...」

我心中一直重複著阿耀的這偏小故事,反覆琢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