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寫論文的恐怖經驗再度重演

最近工作上都忙著寫API文件,頗無奈,工作內容大致上就是Trace程式碼之後再將function的功能寫出來,基本上要知道function的功能,trace一下code其實還蠻簡單的,更何況有不少是自己寫的,但是要我用不及格英文去描述,頓時間工作效率剩下3成。

此外還要將整個command flow畫出來,這更是可怕,visio word 交互的夢饜再現,你以為這就很可怕了嗎?不...不...不...還有更可怕的,這份文件是超過三個人在寫,耶...三個人寫不是比較快?你大概不知道三個人一起寫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大家一起trace code的確比較快,但是三個人寫表示各自的文句表示不太一樣,但是一份文件格式要統整,也就是說寫完了也還得花時間統一格式,雖然我已經給範本了,但是大家對於word似乎相當的不熟練,回來的文件常常會多出一大票的格式。

夠可怕了嗎?更可怕的還在後面,就是這個project 還要持續到明年第一季甚至第二季中,而API也就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換言之,程式碼變動的機會還非常高,一但有更動,文件要同步更新。呼...想到之後還要更新就不寒而慄。現在已經170頁了,大概寫了一半而已,而且還有一堆是非常簡陋的說明。快要變成作家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