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鬼島政治學

政治, 從台灣教育體系中成長的人應該都念過這一句話 "政治, 管理眾人之事",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到底應該是, 管理"眾人之事" 還是"管理眾人"之事? 但是其實不管是哪一種斷句, 基本上結論沒變, 就是眾人要被管理, 換個語言來看政治好了, 英文中常對政治的說法是, Politics is a process by which groups of people make decisions, 也就是一群人做決定的過程. 看出來有啥不同了嗎?  也就是管理這件事情是由眾人決定, 而非首長說了算.

台灣人自以為自己民主, 以為我們是民主政治, 但是事實上, 就是這一點點小小的不同, 導致了台灣現在有這麼一大群自己為是的政客, 還自以為是政治家. 為什麼提到這個呢? 其實是今天傍晚看到新聞, 行政院決議, 『時薪調漲、月薪緩漲決定,並附帶2項條件,要連續2季經濟成長率(GDP)高於3%,或2季失業率低於4%才會調漲月薪。』個人認為, 好笑的事情是,  最低工資還搞成時薪和月薪分離, 然後勞委會都成了最佳代言人完美的詮釋了這個最低工資的用法,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鬼政府?

但是我們回過頭來看, 最低工資的法源是依《勞動基準法》第21條規定,「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而法定最低基本工資最早出現於民國57年,在行政院所發佈的《基本工資暫行辦法》換言之, 事實上資方給予薪資並沒有規定必須跟隨基本工資, 工資應該是勞資雙方協調的.

簡單的說勞工團體現在根本找錯對象抗議, 爭再多的基本工資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因為, 勞工團體該爭的是, 改善勞工權益, 以及工會組織法的健全, 並直接向資方爭取更高薪資, 去看看其他國家的最低工資, 台灣的確蠻低的, 但是相對物價水準來說, 其實也沒低到太離譜的程度, 而且旁邊那個香港時薪28港元還比我們低, 但是人家的平均薪資是多少呢?

但是雖然這麼說, 基本工資這個法規的數字還是有指標性, 基本工資的調整反映出, 該國目前的物價水準, 需要這樣的調整來讓底層勞工能夠生活, 所以台灣的勞資問題在於, 為什麼台灣的勞方老是任由資方予取予求? 我想都要導向政府對資方拼命照顧.

這怎麼會扯上政府拼命照顧資方的論點呢? 原因就在於第二段所說, 行政院竟然會用1. 失業率低於4%, 2.GDP成長高於3%, 這種鬼條件來箝制基本工資的調整. 基本工資的精神是保護社會低層不致於付出勞力卻毫無收穫或者被無良業主剝削, 並且藉由調整基本工資來保護其薪資不會被物價漲幅所覆蓋, 換言之, 基本工資絕對跟景氣不能掛勾, 甚至應該是呈現倒比狀態才對. 結果這群自以為是的蠢政客, 居然設定這種條件, 更何況, 基本工資是定未來一年的, 假設今年景氣不好所以明年不調, 然後明年景氣好所以調高後年的, 但是後年又變差了, 而調高了後年基本工資不是衝擊更大嗎? 這種決定居然會出自於一個自稱學經濟的陳冲院長任內. (我也不能怪他啦, 畢竟甲等特考出來的, 實力不重要, 靠山才是重點).

哀, 台灣的鬼島政治學, 比中國的厚黑學還難懂阿.

沒有留言: